实名举报原双清领导以招商为名伙同村匪村霸抢招商项目(图)·

来源:红岛新闻网 作者:红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21
摘要:我叫刘文波,现住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汽车东站,联系电话:135****1719。事实经过:因石桥乡茶场一宗地适合适应开发,我以《湖南龙润开发文化有限公司》的名义与

我叫刘文波,现住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汽车东站,联系电话:135****1719。

事实经过:因石桥乡茶场一宗地适合适应开发,我以《湖南龙润开发文化有限公司》的名义与茶场恰谈,经石桥乡茶场的党员干部职工群众代表大会同意并通过,我与石桥乡茶场在石桥乡政府办公室于2006年3月9日签订了征地协议,并交纳了定金10万元给石桥乡茶场。

我在办理申报相关手续时,陶志礼伙同双清区机关事务局原局长李利民强占茶场该宗地修建区机关事务所家属楼,茶场法人呙强云为维护集体利益,阻止该团伙非法施工,陶志礼声称该宗地是他陶家冲社区的,当时陶志礼指使其堂弟龙伢子用锄头殴打一个优秀共产党员优秀人大代表法人呙强云场长,在当时引起极大民愤,后经双清区全体退休老干部联名写信举报要求严惩凶手,后在时任石桥派出所所长朱顶新负责处理此案的过程中,朱顶新跟呙场长讲好话,要他不要追究严惩凶手了,陶志礼也承认该宗地是石桥乡茶场的。为何陶志礼以陶家冲社区名义把属于石桥乡茶场该宗地办在建民集团名下?同时该宗地石桥乡茶场从没有转让,而为何又有省国土资源厅转批手续?在铁的事实面前(石桥乡茶场有邵阳市人民政府签发的山权林权证),后建民集团于2008年6月3日不得不向国土局、规划局以书面方式放弃该宗土地。

同时我再次向相关部门申办理茶场该宗地手续时,此时邵阳市人民政府在深圳召开深恰招商会,时任双清区区委书记李斌亲自找到我,要我支持区乡两级政府完成招商引资任务,于是我借用《邵阳市亿和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与该公司法人达成了共识(有公证书),并借用该公司的名义在2009年5月15日“深恰会”会上签订了招商协议,圆满地完成了区乡两级政府招商引资任务。

该宗地经过邵阳市人民政府、邵阳市国土局拆迁征地事务所,在2009年9月27、28日登报公示,2009年10月28日经拆迁征地事务所副所长张红在石桥乡茶场主持召开了群众动员大会,依法依归购买了石桥乡茶场该宗地。并办理了一系列手续。

该项目于2009年11月开工,一切顺利,也没有什么指挥部。但是后来到了2010年4月,在迁坟施工现场遇到了来自石桥乡陶家村社区主任陶志礼带领的干部群众来阻工,阻工理由是:我在他地盘搞开发,砂石材料及附属工程必须由他社区做,当时我不同意。陶志礼以在2006年强占该宗地修建机关事务局家属楼留下的一车砂石为由,胁迫恶要我18万元,陶志礼指使其堂弟龙伢子打电话给我:不给就要打死我,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付给陶志礼18万元。过几天后,陶志礼又找到我,要以50万元入股该项目并占20%股份,我不同意,陶志礼第二天就组织陶家冲社区居民及当地黑恶势力团伙6~70人阻工。这次阻工的理由是:”陶志礼再次声称:该宗地是陶家冲社区九组的,而非石桥乡茶场的。由于这些人的多次阻工,我多次要亿和公司法人向石桥派出所报案,但不受理。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我就请求石桥乡党委书记开会处理,书记在会上告知陶家冲干部群众,在该项目上陶家冲社区没有土地,陶志礼团伙根本没有把邵阳市人民政府和邵阳市国土局公告没有放在眼里,何况只是乡党委书记的话,他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而继续阻工。此时我再次要亿和公司法人向石桥乡派出所多次报案,但还是没有受理。此时我要亿和公司原法人向双清分局副局长朱顶新报案,再向广场派出所报案,当时广场派出所抓了几个人,但并没有处理。没有任何处理结果。

李斌书记明知我是该项目实际投资人,并已依法依规,经市人民政府和国土局登报并公示。切开工8个月后,被陶志礼团伙非法阻工的情况下,2010年6月15日双清区区委即没有通知我,也没有征询过我,也没有作过任何协调的情况下,李斌书记反而单方面为该团伙在我项目上成立了亿和住宅小区开发项目建设协调指挥部。事后我向该项目指挥长(政协副主席)马林多次要求处理此事一直无果,我又多次和马林指挥长向李斌书记汇报,要求处理此事件,后马林指挥长当面告诉我:“刘老板,我无能力处理此事”。没过多久李斌亲自带领陶志礼到我项目上来,我亲自接待他们并陪同他们在我项目上走了一圈,后来原机关事务局局长李利民和陶志礼打电话给我,要我请李斌书记和他们一起吃饭,我多次陪同并请他们吃饭,由于在饭桌上李斌书记讲话我听不懂,李斌在桌子上当场发火说:“什么刘老板咯,又没有什么卵钱,不过是个承建商”。即当场就否决我不是该项目老板了。李斌书记直接参与强抢我项目。后亿和公司法人外婆去世,李斌亲自带领陶志礼及陶伟义黑恶势力团伙开着几十台车浩浩荡荡参加吊念。因为李斌的亲自参与更助长了陶志礼、陶伟义(外号:伟脑膜炎)黑恶势力团伙的嚣张气焰。

而事实是李斌书记在2010年6月1日动用石桥乡政府公款入股,为该团伙撑腰,以亿和公司名义付给陶家冲社区土地款12万多(以发票为证),认定我项目用地是属于陶家冲社区九组的。陶志礼在2010年6月14日以陶家冲社区土地为由将我项目用地以6万元卖给我借用的亿和公司(有发票为证)。并且李斌再次指使陶志礼和原机关事务局原局长李利民动用机关事务局职工集资款入股、陶志礼个人出资165万强占我项目用地(陶志礼在2011年1月27日以亿和公司老板身份付给陶家冲社区居民土地款80385元,票据为证),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修建机关事务局家属楼和老年活动中心等其他两栋房屋,并逼迫我离开该项目。而李斌书记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公然挑战人民政府和国土局公告,拿着党旗做虎皮,强抢我私有财产,而做出了错误的违法犯罪行为。从而助长了陶志礼和陶伟义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嚣张气焰。

陶志礼和陶伟义多次强迫我交易,多次把我喊到白宫城宾馆及金龙宾馆,要我让出该项目,我致死不同意。该团伙成员于2011年5月5日把我叫到市委机关大院家属区(李斌家门口附近)并动用单管猎枪逼迫我,在他们没有出一分钱的情况下强迫我签订补充合作协议,及要我让出10%的股份,我被迫无奈,只好答应。后来在2012年7月6号陶志礼和陶伟义又找了社会名流和我算账,明知该项目我是老板,不知道他们要算什么帐,后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社会名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伟伢子(陶伟义),你跟我惹的好事,你和我在长沙讲的这件事是两个概念。后来陶伟义和原亿和公司法人找到石桥乡茶场呙场长出面,由陶伟义出资1000万元要买我的项目,我当时就只好同意。没过多久陶伟义打电话给我,要我去金龙宾馆九楼,我以为是他付钱给我,于是我就打电话给茶场场长呙强云要他到金龙宾馆九楼来,场长刚到,不知道为什么陶伟义当着很多人的面殴打呙场长,我去制止,他又抓住我一顿毒打,当时我声明呙强云是一个优秀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优秀人大代表,陶伟义才停手,想到原来我多次报案都没有用,所以当时我不敢报案。事后呙场长向区有关领导作了书面汇报,但也无结果。后没过多久,陶伟义小弟打电话给我说有事跟我商量,把我叫到大汉步行街一家小宾馆,去之后才知道他们要我把该项目无偿让出来,事实上他们就是公开打抢。在谈的过程中,陶伟义打电话给他小弟说枪送来了,并说:“如果他不签的话一枪就打死他。”没过多久,有人送来一个手机盒,他们从盒里拿出一把手枪,要我写下放弃该项目的承诺,当时我和他们拼命,抢到手枪后才逃过这一劫,后来我把手枪丢在那里就走了,当时我还是不敢去报案。后来呙场长告诉我他也被他们用枪威胁过。

责任编辑:红岛人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17 红岛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18259号  技术支持:红岛新闻网  客服QQ:741531889

电脑版 | 移动版